首页 新闻中心 法治:列表

女硕士父亲被砍身亡 嫌疑人称当天喝六七两白酒

2018-02-26 11:39 澎湃新闻

2月18日,大年初三,内蒙古突泉县宝石镇宝龙村岳家街屯村民李长银被同村的孟现忠持斧子砍伤,经抢救无效于次日死亡。

案发地岳家街屯离镇上有12公里左右的距离。澎湃新闻记者 邢丙银 图

村里人也说不清这起命案为何会发生,在村民眼中,孟、李二人虽有些小过节,“也不至于杀人”。

案发后第三天,李长银的女儿——正在中国传媒大学读硕士的李金华,在网上发长文《原谅我保卫祖国两年却因村里恶霸孟现忠无法保护你——给刚去天堂的爸爸》(以下简称“帖文”),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不过,多位受访村民表示,孟现忠并非“村霸”、“恶霸”,除了喝酒后犯浑、撩闲,平时有人请他帮忙他也乐意帮助。

突泉县公安局有关负责人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据孟现忠供述称,因为一些小事,他和李长银有矛盾,并且有撕扯动作,他认为每次自己都吃亏了,感觉受了欺负,所以就想砍李,来解解气。

孟现忠还供称,案发当天,从早上开始,他喝了有六七两白酒,还有两小瓶啤酒。

案发房间,如今地上的血迹已被清洗。澎湃新闻记者 邢丙银 图

春节命案

村民王秀通过自家宽大的窗玻璃,看到院外警车和警察后,出门看,才知屋前的李家发生一起凶杀案。

这是大年初三下午的事。几天后,再回忆这起凶杀案,多位的村民和王秀一样,都用“太突然”、“没想到”、“太让人惊愕”来形容这起命案。

受害人叫李长银,行凶者是孟现忠。这两家,一个在王秀家的屋前,一个在王秀家的屋后,相距六七十米的距离。村民家里多是一米多高的院墙,所以站在孟家正屋门口,还能看到李家正屋的背墙。

这起命案前后持续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李宗傧是李长银的侄子,还是宝龙村村委会主任。事后,他从婶子和两个堂妹口中获知案发前后的情况。她们娘仨,是整个案子亲历者。

李宗傧说,当日16时许,孟现忠走进李家,在大门口与去送客的婶子打个照面,并问“全家人都在家吧”。

李家的房屋是并排三间房屋,进门是厨房,西屋是一间有土炕的卧室,东屋是摆床的卧室,冬天时一家人都在西屋住。

李宗傧说,案发时,李长银一家去孩子舅家走亲戚刚回来,都在西屋坐着,双手抱臂的孟现忠进来后,待了几十秒,就准备走,李长银起身去送。当孟走到西屋门口时,突然转身,从怀中掏出一把斧头,朝李的头部砍去。

“连砍三刀,斧头正中头部,血流如注。”李金华在帖文中如是写道。她还说:“我看到爸爸头上的血,直往上喷,我跳到地上试图拉开二人,谁知孟现忠拿着斧头径直朝我头部砸过来,我及时躲闪。”

彼时,李长银妻子送客回来,一进门,看到满地鲜血,还看到丈夫头上流血,昏倒在地。

孟现忠家的窗玻璃被砸碎,用纸板挡风,有村民称系孟酒后砸的。澎湃新闻记者 邢丙银 图

如今,案发现场已被打扫干净,看不到血迹。

有村民听到李金华和妹妹呼喊后,进了李家,将孟现忠拉开。李宗傧说,孟随后出了李家,顺着大路回了家。

岳家街屯有个微信群,百余名村民都在这个群里。村民时伟(化名)记得,16时许,群里跳出一条孟现忠发的语音微信:“岳家街屯群100来人,我把李长银给砍了,我报警了,死活不知道了,我向派出所报案了。”随后,微信群顿时鸦雀无声。

2月22日,内蒙古突泉县公安局微信公众号“平安泉城”发布通报称,孟现忠在自己家拿一把铁斧去被害人李某家将李某砍伤。当日19时许,李某由救护车送到医院抢救。次日上午,李某转院到兴安盟人民医院抢救,11时许,经抢救无效死亡。

突泉县公安局有关负责人介绍,案发后,孟现忠打了报警电话投案。2月19日,孟现忠被刑拘。

“酒蒙子”

岳家街屯距离县城突泉县城有75公里左右的距离,到宝石镇也有12公里。村里有130多户人家,除了李、孟姓氏外,还有时、王、于等十余个姓氏。

孟现忠今年41岁,在家中排行老五,尚未成婚。他有一个哥哥、三个姐姐、一个弟弟。

王秀的妻子对澎湃新闻说,孟20多岁时,曾说过几次亲,有的处了几个月,都分了。之后还说过几次亲,都未谈成。

几年前,孟现忠的父亲去世,家里就他和70多岁的母亲生活。孟早年外出打工,有村民说他去邻市工地打工;也有的村民说他是修铁路坡道。近几年,孟未外出打工过,在家种地、养牛。

王静伟是宝龙村第一书记,负责精准扶贫工作已有一年多的时间。他曾入户走访过孟家,在他看来,孟家的条件在村里算中等偏上一点水平。

谈及孟现忠是否是“村霸”、“恶霸”,王秀摆着手,表示不同意这一说法。“他就是爱喝点酒,不喝酒时,求他帮个忙,比如帮砌个围墙,他都乐意帮忙。一喝酒,就会犯浑。”

龙泉县公安局有关负责人也向澎湃新闻表示,孟现忠不是网上所称的“恶霸”、“村霸”。“案发后,我们走访了一百多户村民,能见的都见了,没人反映孟有违法违纪的事。通过公安系统查询,孟既无被治安处罚的经历,也无犯罪记录。”

喝完酒后的孟现忠还爱“撩闲”。“他平时比较内向,说话不多,一喝酒就爱说话、撩事。比如,跟人打招呼,他不是动嘴,而是用手推搡一下别人。知道他为人的,不会跟他多计较。”多位村民,如此评价孟现忠。

岳家街屯有几家商店,永俊商店是经营时间较长的一家,有十六七年了。商店老板娘庄女士对澎湃新闻说,屯里男人喝酒,白酒居多,便宜一点的是扎兰白酒,5公升20元,稍贵点的是归流河白酒,4.5公升24元。“孟现忠跟多数村民一样,喝的多是这两种白酒。”

有的村民用“酒疯子”来形容孟现忠,还有的村民说,“酒蒙子”来形容他更准确。这都是当地方言,所谓“酒蒙子”,就是喝酒无度的人。有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称,有时孟现忠喝多了,跟自己母亲都发脾气,在家里随手就摔“家伙事儿”。所谓“家伙事”就是日常的生活用品。

突泉县公安局有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介绍,据孟现忠供述,案发当天,他从早上开始喝酒,总共喝了六七两白酒,还有两小瓶啤酒。

老实人

在岳家街屯,49岁的李长银是村民眼中的老实、本分的人。按照王静伟的说法:“他是一个‘不招灾,不惹祸’的人。”?

李长银在家中排行老七,有四个哥哥,两个姐姐。与孟家相似,李平时靠种地、养羊为生。前几年,他曾边种地边在侄子开办的砖厂工作,前年砖厂倒闭后,他在家务农。

李长银的堂兄李长武说,李本人老实巴交,跟村里人很和气,李妻的身体不好,去年8月,还做过子宫瘤切除手术,干不了重活,加上两个女儿都在读书,重担全部落在他一人身上。

李长银的大女儿李金华在北京读硕士,二女儿在乌兰浩特市读高二。“大女儿过年才回来,二女儿寒暑假才回来,即使回来,她俩也不常出门,父母管教较严。”王秀的妻子说。

在帖文中,李金华曾这样描述李长银:“他是一个挺爱臭美的人,隔一段时间不理发,就要请屯里会理发的人帮着理发;穿衣服也特别利索,遇到点事,别人说几句,他觉得无所谓,也不计较。”

平时没农活时,李长银就爱放歌听,跟着唱上几句。“妈妈笑他唱得难听,他唱得更起劲了。他平时没啥爱好,唱唱歌,哼哼曲儿也挺有意思。”李金华在帖文中说。

今年寒假回家,李金华给李长银申请了一个微信,名字叫“实现梦想”。“申请微信后,我用手机热点给爸爸连了网。这回爸爸可开心了,每天看着微信群里大家说话,他觉得挺热闹,自己抢到一个红包简直高兴坏了,和我们炫耀自己手速快。”

过结

这场突如其来的命案,短暂地打破了岳家街屯的平静,村民和李长银的家属,试图从过往的生活中,寻找蛛丝马迹,推测其中的缘由。

李宗傧向澎湃新闻讲述了一起孟现忠和李光银之间的过结:2017年6月,一村民家中小卖部开业,李和孟都去帮忙。李用电锯拉劈柴,孟也想上手拉锯,李害怕孟用锯伤到自己,拒绝了帮忙。不料孟急了,动起了手,双方撕扯中,李的手指被掰伤。

不过李宗傧说,那次纠纷后,在村民调节下,孟、李二人都没有追究对方责任。

李宗傧把记忆拉回几年前,试图拼出更多细节,来解释可能导致孟伤人的缘由。

“五年前左右,李长银的一个离了婚的远房亲戚,常来串门,孟对这个女的有好感。相处几个月,最终未成。因李和这个亲戚平时来往较多,孟就认为是李把他的好事搅黄了。”李宗傧说,实际上,李长银根本未插手。“可能因为此事,孟对李的意见比较大。”?

村民们能想到的孟、李二人冲突,要数2017年8月的一次过节。

村民时伟回忆道,孟现忠家的地块和李长银家的地块相邻,孟家收玉米时,将玉米杆扔在地上,超出自家地块,李开机械收玉米时,让孟家把玉米杆朝自家地挪一下,孟没动。孟的母亲知道此事后,就去地里把玉米杆挪一挪。孟获悉后,生了气,到地里和李争吵、撕扯了起来,后被村民拉开。

“这点小过节不算大事,村民间拌嘴,吵上几句,拉扯一下,这很正常,孟现忠会因这事杀人?”时伟一脸疑惑。

突泉县公安局有关负责人说,据孟现忠供述称,因为一些小事,他和李有矛盾,并且有撕扯动作,他认为自己每次都吃亏了,感觉自己受了欺负,所以就想砍李,来解解气。

李宗傧对澎湃新闻说,事后他听村民说,案发当天上午,就有人看到孟现忠曾去李家敲过一次门,见李家没人,就离开了。

2月25日,突泉县公安局有关负责人还向澎湃新闻透露,24日,他们已委托吉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已对李长银作了尸检,相关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