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时评

GDP增长目标6.5%,留深化改革空间

2018-03-06 09:47 新京报

昨天上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发展主要预期目标是:国内生产总值增长6.5%左右;居民消费价格涨幅3%左右;城镇新增就业1100万人以上,城镇调查失业率5.5%以内,城镇登记失业率4.5%以内等。

根据国家统计局近日发表的统计公报显示,2017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827122亿元,比上年增长6.9%。在就业方面,全年城镇新增就业1351万人,年末城镇登记失业率为3.90%。通过对比不难发现,今年定下“6.5%左右”这个目标很实在,不仅没有“拔高”经济目标,反而继续主动“下调”。这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预留了深化改革、持续调整经济结构的空间。

GDP是用最终产品和服务来计量的,即最终产品和服务在该时期的最终出售价值。它并不是实实在在流通的财富,它只是用标准的货币平均值来表示财富的多少。但是,生产出来的东西能不能完全转化成流通的财富,一味地追求GDP的高增长意义不是很大。

GDP增长的速度备受关注,是因为其增长速度与就业等民生问题关系密切。但从实际情况来看,2016年GDP增长为6.7%,2017年为6.9%,均实现了1300万以上的就业增长。因此,今年增长6.5%,对我国实现增长就业没有太大压力。

当下,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经济增长,是指社会财富总量的增加,一般用实际的国民生产总值(GNP)或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增长来表述。经济发展,则是指一个国家或者地区按人口平均的实际福利增长过程,它不仅是财富和经济体量的增加和扩张,而且还意味着质的方面的变化,即经济结构、社会结构的创新,社会生活质量和投入产出效益的提高。一般而言,经济发展是在经济增长的基础上,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结构和社会结构持续高级化的创新过程或变化过程。

在改革开放初期、中期,我们不可能“饿着肚子谈高质量发展”。但我国经过近40年的高速增长,已经进入到后工业化(现代化)时期,我们不能一直在低水平上循环,沿着老路子走下去。否则,现有的结构性矛盾将更加激化。

因此,在今年发展主要预期目标中,不仅突出了经济指标,还突出了能耗、主要污染物排放量等指标,继续确立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实质性进展,这预示着我国经济发展就是要走“高质量”的新路子。

不再追求GDP高速增长,也是在顺应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当前,我国主要社会矛盾已经不是生产力落后了,“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是当前社会主要矛盾的落脚点。

经济理论和实践也证明,虽然经济增长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水涨船高”式辐射到后发展地区,但同样也会产生“吸血式”虹吸效应,并不必然改善、甚至反而加剧“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

说到底,将今年GDP增长目标设定为6.5%,尽显务实与前瞻视角。这不是在发展指标上松懈,而恰对应着对“高质量发展”的更加注重。而高质量发展是以人均福利增长为导向的,所以这也意味着,将更多关注经济带给国民的福利水平,这于社会于民众而言,堪称利好。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