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e线直通

浅析当前农村赌博的现状与对策

2018-04-12 15:57 南充新闻网

党中央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其中“严惩赌博违法犯罪,净化社会风气”、“打击黄赌毒,扫除社会丑恶现象”是整治活动中一项重要任务。当前农村赌博主要是利用临时性牌桌进行赌博。所谓临时性牌桌,是指村民因时令、季节等因素变化而出现的临时、适时拼凑而的牌局,此现象随处可见。用群众的话说是“小打小闹”,是“娱乐”。本文仅对农村的“临时性”牌桌赌博谈一点粗浅看法。

一、农村赌博活动的主要特征

一是形式多元化。这些小打小闹式的赌博,参赌方式既有传统的打纸牌、玩扑克、打麻将、斗地主、诈金花、争上游等,也有利用电子游戏、猜谜语等方式进行利益分配。其实,每种活动只要有钱物输赢的存在,就有赌博的发生可能。打扑克戴帽子,如果单纯带上了帽子,剃个光头就哈哈一笑,闪身走人,就不存在赌博,但是只要戴顶帽子,剃个光头多少钱,就有赌博的嫌疑。

二是赌博公开化。这类赌博在逢年过节、农闲时节、下雨天等时段特别突出,时间大多在白天,地点多在农户家中或是人流量较大的商店等地,隐蔽性并不强,有的甚至把赌桌摆到了院坝,路人皆知。笔者多次回家探亲,总能看到公路沿线不少住户家里、院坝桌上摆着钱,兴致勃勃抠麻将、打纸牌的人们。

三是成员多样化。从参赌人员上来看,一桌、二桌不等,人数三四人、甚至更多。从涉赌人员身份来看,有工、农、商、学、干等各层人士,甚至有“琴棋书画不会、干农活嫌累”的打牌专业户;从年龄性别上来看,老少中青男女均有参予。从赌资上来看,多是1元、2元、5元,虽然每次赌资并不算大,但“一年下来,也要输赢2-3万元”。

四是赌资增加化。这些小赌起初金额是不太起眼,但随着参赌人数的增多,或输了想回本、赢了再赢点心理因素的影响,赌资便越来越大,赌资由最初1元、2元,逐渐上升到5元、10元。再加上极别个人炫富、虚荣心理,赌注就会越下越大,赌资也会越来越高。

五是认知感情化。笔者在调研中,多数村民甚至认为“打麻将”、“斗地主”、争上游是一种“娱乐”,在他们的思想认识当中,小赌(赌资数额小)不是赌博,只是“玩玩”,既不偷又不抢,赢点钱输点钱是你情我愿的事,现在经济宽松了,输赢百把十元都是小钱,输赢成千上万元才是赌博。因此,群众在思想认识上存在严重的误区,不能分清赌博与娱乐的界限。提到赌博的危害,不少人不以不然,有种大度迁就心理,虽说有害,远没有盗抢骗的“千夫所指”。其实,赌博直接的、间接的危害,同样是人所共愤 。虽然小赌怡情,但日积月累,也害人败家!

二、赌博社会危害分析

1、历史久远。赌博产生的时间,笔者未加考证,但“赌博中,人的金钱占有欲通过赢钱的形式得到满足。这也是自古以来,赌博产生、发展,并给人以强大诱惑力的魅力所在”的解读引起了笔者的注意,换句话说,赌博自古以来就存在。其它的佐证还有不少家谱家史中均有远离赌博的告诫。南宋学者袁采在《袁氏世范》下卷“治家”中就明确警告“赌博非闺门所宜有”。新中国成立后的一段时间,国家以空前的力度予以了禁绝。但进入改革年代后,随着政策的宽松、外来文化的影响,赌博又死灰复燃,乃至形成了当前欣欣向荣的规模。

2、败坏民俗。赌博是种不良的社会陋习。赌不在小博不在老,经验再高也怕“刺刀”,赌博的结果就是输赢,输了想扳本,赢了更想赢,十赌九输就增加了经济负担,在赢了心头笑、输了双脚跳的心态下,往往一句话、一个“眼神”就是导火线,引发了邻里不和,亲人不睦,甚至扯经吵嘴、结伙打架。2017年,新政所就曾处置因“娱乐”引发的纠纷9起,查处殴打他人的案件3件,行政拘留2人。小赌似娱乐既影响了农村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又与党中央提出乡村振兴战略的号召格格不入,更与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背道而驰。 

3、影响脱贫战略。近年来,各级党委政府以空前的力度在农村实施了脱贫攻坚战略,如果群众将精力和时间以及增加的收入消耗在赌博桌上,“商议耕种”就成了虚话,月光族、光光族就会导致脱贫后再度返贫。

4、诱发犯罪。“万恶赌为首”,发生的众多事例说明赌博有百害无一益,赌博歪风不仅扰乱生活秩序,而且危害社会稳定,成为美好生活中的一颗毒瘤。因赌博输光了钱,变卖家产的不在少数;因无钱可赌选择盗窃、抢劫,引发了治安、刑事的案件也明有发生和传闻。近三年来,新政所就办理了4起因还不起赌债而引发的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案件。

三、赌博屡禁不止的原因

基于赌博的危害,历来职能部门予以整治。但每次整治并不能做到彻底禁绝,其原因主要有:

1、娱乐贫乏,滋生土壤。当下,对于村民来说,精神生活主要是看电视。虽然各村建立了文化室,但受文化、时间、环境等多种条件的制约,群众鲜有光顾。文化生活的活动匮乏,形式单一,就为无事可做的村民提供了打麻将、玩扑克的赌博机会。

2、法条模糊,打击不够。《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70条明文规定,以营利为目的、为赌博提供条件,参与赌博赌资较大的三种情形才能予以拘留或罚款处罚。故按此规定,不以营利为目的,提供条件没有营利就不应处罚;而赌资较大中的“较大”一词概念模糊,何为较大?让具体执法人员难以掌握,在处理时,往往起不到应有的惩戒警示作用。同时,民警往往感叹办理赌博案件普遍存在“三难”,即“发现难”,明明是赌博,但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他们可以用数玉米粒等方式来结算、来兑付;“查证难”,涉赌人员被抓获后往往三缄其口或拒不承认赌博事实,以“搞搞娱乐”来坦然应对,固定证据较难;“处罚难”,厘清是否营利、赌资大小以及提供条件更是难上加难。

3、单打独斗,治理乏力。目前赌博的整治,系公安机关独家经营。但这一社会现象,非公安单方面打防难以奏效,它需要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和基层组织的综合治理。对于农村的赌博现状,实事求是地讲,基层组织是心知肚明,但现实情况是很多基层干部要么是吃瓜群众,要么是出来打酱油,要么是参予其中……或许迫于工作的需要,顶多打下招呼,走下过场,联动治理的力度不够,直接导致了农村聚众赌博的屡打不绝。

四、治理赌博活动的对策

要根治赌博顽疾,笔者认为应在联合动作、主动防控、宣传教育等方面下功夫。

(一)党政主导、联动治理。禁赌工作是项长期而又艰巨的任务,单纯依靠公安机关的打击处理,只能治标不治本,必须作为一项重要工作列入各级党委、政府的议事日程,必须依靠全社会的共同努力才能在一定程度上消除赌博泛滥。因此,查禁赌博活动必须要在党委、政府的领导下,建立健全政府职能部门联动禁赌机制,确立党政牵头,公安、综治、司法等部门及乡镇各级基层组织配合的禁赌模式,联合监管。打铁还须自身硬,党委政府要教育村组干部远离赌桌、做好表率、当好示范。同时,在乡村振兴战略和精准脱贫工作中,既要加强农村文化设施建设,又要开展球赛、棋牌、活动节、文娱表演多种形式的文化下乡活动,努力挤压滋生赌博生存的空间。

(二)宣传引导,营造新风。自律是前提,教育是基础。查禁赌博工作能否取得突破,赌博能否彻底清除,关键是增强群众文化素养,倡导社会主义农村新风尚,通过宣传教育解决群众的思想认识问题,只有群众有了“抗体”和“免疫力”,才能自觉与赌博决裂,才能真正铲除其滋生蔓延的温床。因此我们要形成思想上拒绝赌博、行为上远离赌博、共同抵制赌博的良好风气,就必须开展普法讲法、以案说法等禁赌宣传教育,帮助群众算好经济账、感情账和法律账,在充分认识赌博的危害基础上,群众才能远离牌桌、拒绝拒赌。

(三)调整思路、打防并重。在调查摸底的基础上,要以实地暗访、主动巡防、发动群众、群防群治、强化信息收集等方式有针对性地变被动防守为主动防控、教育疏导、依法打击。同时,也要清醒地认识到赌博问题由来以久,产生非一朝一夕,治理永远在路上。要遏制住农村赌博的陋习,必须采取综合治理的办法,出重拳,下狠招,而且要作好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打持久战的思想准备。一旦发现涉赌警情,要集中力量调查取证,在打击上做到严、准、狠,强力推动警示教育,达到打击一个、教育一片、震慑一方的效果。(仪陇县公安局 谢光文  袁森林)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