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要闻

因为这件事 他的大专毕业证差点成废纸…

2018-10-08 17:47 南充新闻网

“我本名叫‘张尔福’,但学校在我参加成人高考时把我名字中的‘尔’字第二笔横勾少写了勾,变成了‘张尓福’,结果颁发的文凭‘没有用’,无法参加专升本不说,还浪费了我1.4万元报名费……”日前,家住凉山州西昌市马鞍山乡的26岁男子张尔福向记者如是反映。记者随即联系张尔福曾经就读的南充技师学院院长李选华。李选华称,造成这个差错,双方都有责任,而且已作了更正,新的文凭在7月份就办下来了……

名字有错 专升本没通过学籍审核

张尔福称,他是南充技师学院2012级邮电专业的学生,他所读专业属于中专。由于该学院与成都理工大学联合办学,他们毕业后可参加成人高考,以获取大专毕业证。按照学院的学制规定,3年后通过考试方可获得大专毕业证。

“2012年我中专毕业参加成人高考时,学校把我的名字错误地填写为‘张尓福’,就是把‘尔’字第二笔横勾少写了勾,变成了一横,给我造成了意想不到的麻烦。2015年6月,我领取了成都理工大学的毕业证书后,在位于凉山州的西昌学院报名参加专升本学习,当时报名费交了7000元,西昌学院在审核我的学历时,在学信网平台上没有查询到我的大专毕业证书,导致我专升本泡汤,7000元报名费也没有退回来。”张尔福对记者说。他不久后又到成都尔升教育报名参加专升本,同样没有通过学籍审核,7000元报名费也没有退回来。他这才发现,原来南充技师学院把他名字误写为“张尓福”,以致在学信网上查不到他的大专毕业文凭。

张尔福称,在他发现问题后,曾多次找过学院的领导和学籍科老师,请求他们予以解决,但是学院方面说更改大专文凭上的名字很麻烦,给他出了一个“便捷”的主意,就是回到户籍所在地派出所把户籍名字改成现在大专文凭上的那个名字。他们还说这两个字差别并不明显,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读音也一样。他也觉得这个办法可行,但到户籍所在地派出所反映这个情况后,派出所表示不予办理。他以后又到当地公安部门反映了多次,都没有如愿。无奈之下,他又去找南充技师学院的领导,他们又让他去找成都理工大学继续教育学籍科的魏老师。他便专程去成都理工大学,找到魏老师,但对方表示不能给他解决这个问题,必须由南充技师学院管理学籍的老师通过正规程序向他们申请,才能给予更改他的姓名。

一笔之差 网上查不到他的文凭

张尔福告诉记者,后来,他只好再次来到南充,找到该学院学籍科的杨老师,在杨老师的要求下,学院给他出具了更改毕业证姓名的申请报告。他说这是2017年4月的事,他又拿着这份证明到成都理工大学,但那边仍然不予更改,坚持要求南充技师学院负责管理学籍的老师过去协调,他们才给予办理。他只好又回南充,找学院领导和老师,他们说等有了时间就会过去给他办理,结果过了一年多,这件事还没有办妥。

“2018年9月24日,我给南充技师学院的李选华院长打了个电话,他让我去找学籍科的杨老师,我给杨老师打电话,但她连我的话都没有说完就把电话挂了。我为了学到一技之长,并且希望拿到大专毕业证书方便以后就业,背井离乡从西昌来到南充技师学院就读,但时至今日学院一直没给我解决大专文凭的问题。没有有用的大专毕业证,我们该如何去就业?就相当于我的大专是白读了。都说文凭是一块敲门砖,现如今我连最基本的这块砖都没有,连最低的门槛都过不去。现在我不管去哪里应聘工作,对方的第一要求都是要拿文凭,现在我的大专文凭在学信网上根本没有,所以没有任何单位愿意录用我。”张尔福希望该学院尽快解决其毕业证书的问题。

当事学校  毕业证姓名7月份已作更正

9月27日上午,记者就此事向南充技师学院院长李选华求证,李选华坦承当初该校在为张尔福填写《四川省2012年成人高校招生考生登记表》时,把其名字中的“尔”字错写成了“尓”字。但他表示,张尔福本人也有责任,他在那张表上签字确认了的。

“至于说这张文凭给张尔福造成了很大麻烦和损失,并不是那么回事。”李选华说,张尔福在他们学校毕业后不久,就被学校聘任,担任保卫干事和班主任,直到今年9月17日才提出辞职,9月20日才获得批准,9月下旬刚领取相关补助款。“这个差错很特殊,一般人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甚至根本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字,连张尔福自己也没有看出来。”李选华说,张尔福是去年4月才发现文凭上的名字错了,向学校反映后,学校很重视,负责学籍管理的杨老师到成都去了多次,找到成都理工大学继续教育学院负责人衔接,因为更正文凭必须报经教育部批准,程序相当复杂,所以直到今年7月才作了更正,并领回了张尔福更正姓名后的毕业证书,现在在学信网上也能够查到他的学历证明了。学校并不存在推诿敷衍的情况,他们很久前就通知张尔福来领文凭,但他一直没有来领取。

记者随即联系上张尔福核实以上说法,张尔福承认新毕业证已办下来了,但称新毕业证推迟了3年才更正,对他造成了很多损失,希望学校能够承担责任。

对此,李选华说,张尔福并不存在什么损失,“他一直在学校工作,才辞职几天,会有什么损失啊?”(记者 何显飞 )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