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要闻

南充女子掉入温柔陷阱 “大款”没傍上倒蚀13万

2020-06-04 10:30 南充新闻网

一位离异妇女,在微信上认识了一名自称是包工头的男人后,双方很快建立恋爱关系,那人住进了她家。他除了以工地出事向她借钱之外,还称可以帮她大学毕业的女儿安排工作,先后从她手中拿走13万元,可她女儿的工作并没有结果。于是母女二人暗中开始了对“上门贵客”的调查……

微信认识“包工头” 多处施工有点“牛”

43岁的顾婕,是顺庆城区一位单身女性。两年前,她与在外务工的前夫协议离婚,前夫因为是过错方,补偿了她一笔费用后,净身出户,已成年的女儿薛妮则跟随她一起生活。薛妮上大学后,顾婕便到一家养生馆打工,过起了清闲而孤寂的日子。因为人到中年,又处于感情空白期,顾婕渴盼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真爱。

2019年5月初,顾婕通过使用手机微信查找附近人的功能,与一个网名叫“巧夺天工”的男人认识了。起初,二人在网上聊了一段时间,那人自称叫李渔,47岁,是蓬安县人,妻子患癌已去世好几年,儿子另立门户,他是一个建筑工程师,在南充和蓬安等地承包了好些工程,近段时间一直住在南充。顾婕也把自己的情况向李渔和盘托出。二人互生好感,成天在网上闲聊。

过了大约两周,李渔约顾婕见面,顾婕答应了。那是5月中旬的一个晴朗的下午,金色的阳光洒满果城,徐徐清风吹皱了嘉陵江的万顷碧波。下午4点,顾婕精心妆扮一番后,穿着一袭合体的白色连衣裙,准时来到下中坝嘉陵江大桥顺庆一侧桥头,在马路边见到了一个年近五旬,面目黧黑,略微谢顶,衣着普通的男子,他自称就是李渔。李渔的外形与顾婕心中的白马王子相去甚远,她颇有些失望。李渔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便说他天天在工地上奔波,风吹日晒,所以皮肤很黑,加上时间比较紧,平时也就不修边幅。顾婕心想人不可貌相,便与他驻足交谈了几句。李渔口若悬河,而且说话幽默,让她很是开心。

在桥头逗留了约莫10来分钟,李渔便招了一辆的士,请顾婕去他承包的工地上看一看。顾婕不由自主地上了车,与李渔并肩坐在后排。李渔说:“以前都是我自己开车,几个月前我母亲在蓬安老家被摩托车撞了,我侄儿给我打了电话后,我急着赶回蓬安,连闯了3处红灯,还在两个路口逆行,结果驾驶证被吊销了。”

出租车司机按照李渔的指点,来到南充火车北站附近一处在建的楼盘,远远地停了下来。李渔在车上指着尘土飞扬,一片繁忙的建筑工地说,这个项目是他承包的,完工后可以净赚几百万。随后,他又带着顾婕,继续乘坐出租车,前往高坪区和嘉陵区“视察”了他承建的两处楼盘。

“家财万贯”一贵人 未曾登记先进门

回到顺庆城区后,天色尚早,二人在滨江大道上漫步,李渔对顾婕说,等这些工程验收后,光他一人就能进账1000多万。望着踌躇满志的李渔,顾婕不无艳羡地说:“你好发财哟,和我们这些平民百姓交往,会不会掉身价?”李渔却向顾婕大倒苦水,说:“我的1800多万元积蓄都投进工程里去了,现在连宾馆都住不起,住的是几十块一晚上的便民旅社。”

说话间,已到傍晚时分,李渔邀请顾婕去滨江大道一家餐馆吃饭,顾婕推辞了一阵,架不住李渔热情相邀,只好陪他去吃了一顿便饭。李渔花50多元,点了两荤两素4个菜。他对顾婕说:“我是困难时代出身的人,又在农村长大,父亲从小就教育我要珍惜食物,所以我们吃多少点多少,不能浪费。”顾婕心想,像他这样的大老板,还这么节俭,不由对他肃然起敬。

当天分手后,李渔从微信上给顾婕发来了他的建筑工程师执业资格证书和建筑承包合同的照片。看到这些材料和证书后,顾婕完全相信李渔是个名副其实的包工头,便毫不设防地继续与他交往。

这之后,二人仍天天泡在微信上热聊。6月下旬的一天下午,顾婕在西山玩耍时淋了暴雨,当天晚上感冒发烧,睡在床上,连饭也没吃。李渔得知后,便赶紧在药房买了几包速效感冒冲剂,又买来了一些食材,赶到顾婕家中,侍候她服药后,又亲自下厨,做好了热腾腾的饭菜,端到了顾婕的床头。当李渔收拾空碗离去后,望着他敦厚的背影,几滴清泪不禁浸湿了顾婕的双颊,她又重新找到了被人呵护的感觉。

当天晚上,李渔借口留下来照顾顾婕,久久不愿离去。到了深更半夜后,他竟爬到了顾婕的床上。她没有过多推辞,便接纳了他……

从第二天起,李渔便搬进了顾婕家中,与她住到了一起。他向顾婕承诺,等他承包的这几项工程结束后,就与她正式登记结婚,到时再给她在南充买一套住房。顾婕沉浸在幸福的遐想中,对李渔百依百顺。

工地出事急用钱 “老总”借走八万元

又过了几天,顾婕的女儿薛妮从江苏一所大学毕业后,回到了家中。起先,她见母亲和一个陌生男人住在一起,对他很抵触,可李渔巧舌如簧,不停地逗她开心,还说等他收到工程款后,就给她买一辆奔驰轿车,让薛妮对他改变了看法,一口一个叔叔亲切地叫起来。李渔俨然成为这个三口之家的男主人。后来薛妮说既然他的驾驶证被吊销了,而她在上大学期间就考取了驾照,请李渔把车借给她练习一段时间,但他却说被他侄儿开到成都去了。

2019年8月的一天早上,李渔和顾婕刚起床,这时李渔的手机突然响了,他便按了免提键,顾婕清楚地听到电话那端一个男人着急的声音:“李总,出大事了,刚才一个工人在工地上作业时,不小心从脚手架上摔下来了,送到医院后,医生叫先交3万元。”李渔问了一些情况后,挂断了电话,转而向顾婕求援,说他的钱全部投进工程里了,请她帮他想个办法,等以后他领到工程款后,就加倍还她。知心恋人有难,自己怎好袖手旁观?顾婕二话没说,就拿着存单,带着李渔来到城内一家银行,取了3万元现金,交给了他。李渔带着钱急匆匆走了。当天晚上,他回到顾婕家,忧心忡忡地说,那个人正躺在中心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生死未卜。顾婕一个劲地宽慰着他。她为自己不能为未来的丈夫分忧而自责。

又过了七八天,李渔告诉顾婕,那个工人经抢救无效已经死亡,家属到工地上闹事,要他赔偿100万,他答应先给10万元处理后事,其余的钱等工程结束后再给,可他想尽了一切办法,还有5万元缺口,请顾婕再帮他一把。上次借的3万元还没有还,现在又要向她伸手借钱,顾婕不由得犹豫起来,但李渔那忧郁的眼神刺痛了她那颗柔软的心,她于是又带上储蓄卡,与李渔一道到银行取出5万元存款,交给了李渔。

花钱求职一场空 骗局穿帮“二进宫”

又过了一段时间,李渔发现顾婕的女儿薛妮自从大学毕业后,就经常呆在家中玩耍,便问顾婕,薛妮怎么不去上班。顾婕叹了一口气说,薛妮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问李渔能不能想想办法。李渔便一口答应了下来。过了两天,李渔对顾婕说,他有个朋友在嘉陵区一家事业单位当领导,他可以通过那人帮薛妮找个工作,可要花点钱。“你先把钱垫起,等我工程结算后,就由我来出这笔钱,反正我会把薛妮当成自己的女儿。”顾婕一听,好不感动,便让李渔去操作。当天晚上,当着顾婕和薛妮的面,李渔拨通了那位领导的电话,并按下了免提键,对方答应帮忙解决他女儿的工作,但声称要疏通一些关系,可能要花一些费用。李渔询问大概要花多少钱,那人说5万元就行了。顾婕和薛妮在一旁听得清清楚楚,她们商议说,现在找工作不容易,5万元也不算多,便同意了下来。此时,顾婕的存款已不够,只好向人借钱,分三次把5万元交到了李渔手中。

交齐这笔钱后,顾婕母女就天天询问李渔工作的事,他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诿,劝她们不要急。转眼过了3个多月,薛妮工作的事也没有着落。顾婕便说,薛妮准备去考研,不想找工作了,让李渔把钱退回来。可他却说钱已经交出去了,他只能慢慢去退。这以后,他便借口工地上很忙,很少光顾顾婕的家了。

2020年1月29日晚上,顾婕多次打电话让李渔到家中吃饭,他最终答应了,可当他前脚刚跨进门,后脚就跟进来了几名便衣民警,给他戴上了一副锃亮的手铐。

原来,薛妮的工作一直没有落实,顾婕便问李渔那位领导叫什么名字,可他却怎么也不肯说,引起了她的怀疑。母女二人暗中带着李渔曾经发给顾婕的建筑工程师执业资格证和合同照片,托一位朋友找人查验,结果证实全是伪造的,顾婕便向公安机关报了案,并配合警方“引蛇出洞”,将李渔捉拿归案。

李渔本名李鹿,蓬安县某乡人,生于1971年2月,因自小好逸恶劳,从未结婚,长期在外浪荡,间或到建筑工地上打点散工。曾因犯敲诈勒索罪在蓬安领刑3年。与顾婕认识后,他特地找假证贩子伪造了建筑工程师执业资格证和合同,冒充包工头,与她谈起了恋爱。因为手头紧张,住不起旅馆,他便赖在了顾婕家中。他根本没车,却编造了驾驶证被吊销的谎言。他还雇人冒充工友和某事业单位的领导,与他通电话,骗取了顾婕的信任,先后从她手中骗走了13万元。这些钱,他用于还债、赌博和吃喝玩乐,早已花光。

目前,顺庆区法院正在对李鹿涉嫌诈骗一案进行审理。(文中人名均为化名)(记者 何显飞)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