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充新闻网 三国源论坛 掌上南充客户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 首页 县区分频道 南部 新闻动态
南部县90后女孩向全国讲述长坪山红色故事
2021-11-24 11:24 来源: 南充新闻网

●李果 张良

“我确信我的选择是值得的。”前不久,南部县90后女孩冯炼在人民日报百年党建特别节目《行走的旗帜,信仰的力量》中,通过10分钟的演讲,向全国观众讲述长坪山的红色故事。

11月14日,笔者来到南部县长坪山,走进长坪山烈士陵园。初冬的清晨,烈士墓碑上的红五角星迎着阳光发出光芒。冯炼与往常一样,拿着笤帚、簸箕,走向屋后烈士陵园,和父亲一起清扫落叶、擦拭墓碑。

“我们要世世代代守在这里。”这是一场无悔的守护,更是一个关于选择和承诺的故事。

红色故事代代传诵

地处南部、阆中、仪陇三县交界的长坪山,四面悬崖峭壁,易守难攻。1933年8月,为了解决川陕革命根据地的食盐问题,红四方面军一举攻克长坪山,建立政治部和前沿战斗指挥所。

“到年底,红军战略转移,长坪山就成了阻击敌人疯狂进攻的重要关隘。七十四团三营二连一位姓刘的连长主动请缨留守长坪山,掩护大部队转移。刘连长带领6个人留守,在长坪山坚持开展敌后武装斗争,发展革命武装力量。”如今,这片浸染着先辈鲜血的土地上,依然清晰可见当年红军留下的石刻标语。时隔80多年,流传下来的红军故事依然在百姓中间口口相传。

驻守长坪山的日子,刘连长常去山脚下的陈修坤夫妇家背水背柴。老百姓只知道他是河南人,都亲切地叫他“刘连长”,无儿无女的陈韩氏更是把他视作亲生儿子。

红军大部队转移后,1935年9月,刘连长和战士们被军阀部队发现,300多人对长坪山进行了围攻。激战3天3夜后,刘连长被俘牺牲,那一年,他只有25岁。刘连长牺牲后,军阀部队扬言,谁若敢去收尸,处死全家。陈韩氏不顾这些警告,在第三天夜里,她和丈夫、亲戚们一起,偷偷地把刘连长的遗体背回了家,安放进原本为自己准备的棺材里,连夜埋在老屋背后。

后来,偷埋刘连长遗体的事情暴露,陈韩氏被反动军阀抓走,毒打了3天,但她始终不肯说出遗体下落。由于伤势严重,陈韩氏被放回家三个月就去世了。弥留之际,她叮嘱丈夫陈修坤去领养一个男孩,要把刘连长的墓世世代代守下去。陈韩氏去世时,没有棺材,家人用门板钉了一个木箱安放她,葬在刘连长的旁边。自此,为刘连长守墓就成了这个家族的使命和责任。

2011年,南部县政府在刘连长墓地附近建起了长坪山烈士陵园,陆续将南部籍烈士迁入,供后人瞻仰,如今已有1000余块墓碑。除了烈士的坟茔,在刘连长的墓边,还埋葬着冯炼的曾祖母等家族里的10位成员。他们的墓碑上刻着相同的名字———红军烈士守墓人。

一座丰碑四代守护

“红军为了人民,虽倒下,仍是一座丰碑。让子孙世代为红军守墓。”冯炼的曾祖母陈韩氏在弥留之际留给后代子孙的嘱托,成了家族的家训。

陈韩氏去世后的第四年,陈修坤从冯氏家族抱养了一个男孩,取名陈忠民。1971年,陈修坤去世,陈忠民继承了养父遗志,接过为刘连长守墓的重任。2002年,陈忠民病重,临终前,他叫回了在广东打工的女儿、女婿,嘱咐他们返乡守墓。

在冯炼的记忆里,父母在广东打工那些年,家里条件还算不错。当同村的人还在看黑白电视的时候,她家已经有了一台彩电。可是自从马全民听从岳父嘱托,回到长坪山守墓,日子就变得艰难。

“通往村里的路是悬崖边的小道,没有自来水,全村吃水都靠自家门口的一口古井。要修房子,一砖一瓦都是靠人背,外公卖水果要挑着担子走10公里的山路……”冯炼说,自从父母回乡守墓,家里的收入就很微薄了,可是,即便条件艰苦,一家人守墓的决心却从没动摇。

冯炼家里有一个传统,在过年吃团圆饭之前,要先祭天地、祭英烈、祭祖先,祭拜之后才能吃饭。那时,冯炼几乎只有过年才能吃到肉,但外公总会先放一块肉在刘连长墓前,这在农村称之为“刀头”,除此之外,还要供上水果和鲜花。从小跟着外公耳濡目染,冯炼也自然而然地将守护坟茔当成自己的家事。

在冯炼印象里,外公陈忠民是一个“老好人”,总是做很多善事,默默无闻不求回报。2002年,陈忠民弥留之际再次叮嘱冯炼的父亲马全民:“红军刘连长是我们家的恩人,为他守墓是上辈人定的家规,今后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无论身在何处,都不能忘了这一点。”那一年,马全民和妻子冯秀琼返回家乡,继续守墓,从此再没有离开过长坪山。

2008年,刘连长的墓碑有些风化,石头裂开,字迹也变得模糊,于是,马全民夫妇给刘连长换了新的墓碑。碑上用红色的大字写着“红军刘连长墓”“革命烈士,永垂不朽”,在刘连长墓的四个角,种上了四季常青的柏树。

墓里的人叫什么名字,至今无人知晓,但冯炼一家四代人已经默默守护着他,度过了近90年。

红色精神薪火相传

“每一次整理墓园的时候,我都觉得是在近距离触碰那段历史。刘连长和许多烈士牺牲的时候都很年轻,我们似乎能达成青春之间的对话。”冯炼一边擦拭墓碑,一边说,自有记忆起,就一直与这座坟茔相伴。

“以前每逢寒暑假回到家,我都会和家人一起去清扫墓园。1000多个墓碑,清理到后面,前面的杂草就又长出来了。有时杂草里面还有荆棘,父亲觉得戴手套会滑,都是徒手除草,集中打理几天,手掌和手臂都是伤口。”冯炼回忆说,这些事以前都是她外公做的,外公去世后,就轮到父亲和她接手了。

2016年,冯炼大学毕业。当时几个室友去了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发展,冯炼最终还是选择留在长坪山。“虽然我在乡下,但我觉得幸福感满满。这是我们家族的昨天,也是所有人值得铭记的昨天,烈士倒下了,仍是一座丰碑。家在这里,我们就要世世代代守在这里。”冯炼说。

就这样,冯炼回到家乡,一边接过守墓的使命,一边备考教师工作岗位。终于,在2017年7月底,冯炼通过笔试、面试等层层考核,成为一名小学教师。

“回到家乡,我一边担负学校的教育工作,一边查阅整理长坪山革命资料,我要把长坪山的红色故事讲给更多的人听。”冯炼说,长坪山的红色故事是一本活教材,课堂上,她时常给孩子们讲当年红军的故事。因为父母不会说普通话,所以每当有外省的红军军属来寻亲,她就是义务接待员和讲解员。对于别人来说,这些历史太遥远,对她来说,就是家族的记忆。

“现在,我成了家族第四代守墓人,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我的家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实现了全面脱贫,还发展了生态农业和乡村旅游。越来越多的人来我们家族日夜守护的烈士陵园参观。”冯炼说,“长坪山的红色故事我讲了一遍又一遍,今后,我还会为更多的人继续讲下去。”

 
南充日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蜀ICP备07006854号 川新备07--110010 南充网安备案编号:51130030030363
客服电话0817-2668899 |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互联网清理整顿 | 四川省通信管理局